大惊失色

印度人免费星日报主编兼记者
音乐剧中毒严重
是个很会剪偶像剧的剪刀手
是个墙头很多的痴汉
小破特别碰我教子
Doctor一定是个钙
你们爱喜欢不喜欢:(

上一句是假的
求你们了:(

妆面不想说什么了,就是单纯为了练习画萨聚聚的胡子和打阴影。重点求助!谁定做过萨列里大师的衣服请推荐给我店家!或者戳我几张细节图!谢谢谢谢!感恩!

吹吹这位美妆达人x

凯特摩·芒芬普斯:

今天和 @大惊失色 视频对着化妆画着画着就开始放飞自我………………

米扎眼妆。哈哈哈没买小星星,简单P一下就好。果然加上星星突然还原

文编要把杂志稿吐出来了。一想这期动笔还是白色情人节前的时候……等出稿请诸位当作是宇宙传输的延迟吧。毕竟我们杂志社总部在(此处保密)星。信号太差。

刀马刀#Move on part 2(依旧,理解不同和笔力不足带来的ooc有,慎)

Move on part 2(依旧,理解不同和笔力不足带来的ooc有,慎)

比起Gallifrey这个几乎文明进步到无可改进的高等星球的发展速度,居住在上面的时间领主们成长变化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谁都不知道究竟是Theta在不断的蹿个儿和奔跑中突然顿悟了良心二字的真谛,还是他在路上拾起了好友Koschei在乐队时常排练中对着鼓面敲敲打打以致震落的良心而有了双倍良心,亦或是因为一些事态无常和只有极个别由猿猴进化而来的地球生物——准确来说是圆脸短腿的地球女性对时间线造成的影响。总之他现在是个有着些不成熟济世情怀的成年时间领主了。为了表明自己的志向,他甚至给自己了个新的称号——The Doctor.
当然,时间对每个时间领主来说是公平的。Koschei也没有原地踏步。他下巴上的胡茬开始跟他父亲领地上的红草一样茂盛。但只算是琐事。较之更甚一步的野心和残酷在这位曾经有着圆脸齐刘海乖巧外表的时间领主那长期遭受着某个关于星球未来的阴谋四连击的内心这块沃土中长势喜人。或许正适合运用Theta和Koschei二人的导师Borusa后来的那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败絮其中。”【1】作为评价。愿浮荣虚名常伴吾身,可以这样理解Koschei的新称呼——The Master.
在Doctor毕业后长时间的旅行暂时告一段落后,他和Master重新相聚在那片从未有过什么改变的红色草原上。
学院时代的红袍早已一去不复返,Master的黑衣在这片色彩鲜艳的的土地上显得格外醒目。
“My Lord Doctor.”
Master微扬着下巴用眼底睨着Doctor。不知从何时起开始的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他微笑的弧度带着讽刺的棱角,声音低沉而平滑:“隔了这么久见到你还是那么的……令人愉快。”
Doctor皱起眉,他打量着这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心里提不起一点高兴的劲头。因为他清楚,对方内心也是一样。事情的改变和依旧年轻的脾气让两个人都不愿意掩饰自己的恶意。
“是,是。”Doctor懒得跟着一起装腔作势,对这场还未正式开始的对话表现出极其不耐烦的敷衍态度,“比起这个,Master你的胡子看上去也挺令人愉快的。”
“非常有趣。”Master嘴角的弧度垮了下去又很快复原,“看来你的幽默感没有和审美一样丢失在黑洞里。”
“哈,跟你的可不一样不是吗?用我帮你留意找一找吗?”Doctor盯着Master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然后泄愤一般踢了一脚草地,“这种对话幼稚并且毫无意义。Susan还在等我。”
“替我像她问好。”Master的神色仿佛柔和了些。他没有子女,也没有结婚。他不羡慕或者渴求家庭,但Doctor的孙女对他的敬畏和尊重还是让他很受用。
“我会的。但你找我只为了这个?”Doctor同样和缓了态度。他和Master 一样不只是坏脾气的年轻人。
“你选择了你的名字,试着让整个世界更好不是吗?”
“是的,你也选择了你的。”
Master轻轻拍了拍手:“好极了,远大的志向。很高兴能和你再次合作。”
“什么?”Doctor没能理解Master的脑回路。实际上是越发的不能。
“你和我一起,我们控制整个宇宙。你可以像你希望的一样让它变得更好。”Master用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说着,“可以清除掉那些落后原始的文明,让他们进化为更好的,不朽的存在。”
Doctor半晌没有回应,他只是瞪大了眼看着Master。
“所以,我想现在应该说的是,合作愉快。”Master向他伸出一只手。
Doctor像是突然惊醒一般往后退了一大步重重地拍开Master的手跟他保持距离。

“你疯了!Kos…”
Master踉跄了一下后抬手理好了手套。他对Doctor的无理感到很愤怒,但并没有大喊大叫,只是刻意压低而气息不稳的声音暴露了他的情绪。
“Use my name.有权利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想你才是愚蠢至极至顽固不化的那个,Doctor。孤军奋战的救世主?这才是你名字的真正意义?”
“不,那不是!Master”Doctor不知道是被戳中什么还是被激怒了。他丢下这句话转身准备离开。
“这是你第二次拒绝合作【2】,等到第三次的时候就是宣战了。”Master没有挽留而是以Doctor依旧能听到的音量对着背影说。
Doctor毫无迟疑的离开了。
而那之后,Doctor又拒绝了一次。【3】他一向这么固执。

而正如Master所说,从此他们变成了敌人。


注释及引用:
【1】原话是"one of the most evil and corrupt beings theTime Lord race ever produced" 来源是Borusa在The Five Doctors的原话。只不过进行了十分不信达雅的翻译。
【2】故事来源于Eric Saward 83年的小说,Birth of a Renegade 其中Master提到一段关于内战期间他带领学生造反的事情,那时候他提出把打下的江山让给Doctor(划掉)让Doctor做President 顺便这个故事里我们也能看出,Master是真心喜欢(别理解歪)Doctor孙女儿Susan的。
【3】老版S8E06,Colony in Space的故事。有资源的可以自行回顾。

David Tennant,John Simm主演警匪大戏网络平台火热更新中。(并没有)


导演的新片Brothers竟然被@凯特摩·芒芬普斯 发现了!噢也对哦,她是视觉导演。


第一集剧本:http://rhysmaster.lofter.com/post/1d743b31_e5ed099

#刀马刀#情人节. 上篇(依旧来自个人的ooc有,慎)

情人节.早晨 

清晨,Doctor在TARDIS的嗡鸣中醒来。他抽了抽鼻子,空气中花香分子蹿进鼻腔。床头柜上老姑娘凭空“变出”的鲜花告诉他,情人节到了。跟往年和老姑娘相依为命,平和的度过一整天相比。今年情人节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不说得上是同伴的人。

带着充分的教化他人的使命感和莫名的兴奋,Doctor迅速地穿戴洗漱完毕走出了房间。

 Master从没有规律的生活习惯,因此有时候他会彻夜不眠的窝在某个房间里看些什么,有时候也会蜷缩在某个角落睡上大半天。而这次,看起来可能是前者。Doctor看着坐在餐桌对面正对着一堆炒蛋和吐司一言不发地狼吞虎咽的Master眼里的血丝这样判断。

 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蹦进Doctor的脑海,他应该跟Master说明今天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但接下来理智就将Doctor拽进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为什么想要告诉Master今天是情人节?那个更加冷酷无情的时间领主显然对地球的文化毫无兴趣。啊,是的,如果能让Master对地球文化感兴趣一些的话,说不定他会被改变一点。不,面对事实吧,那不可能做到。究竟为什么想要说这个? 

“你知道吗?”Doctor的嘴比他纠结的思维先行一步开启了话题。Master端着杯子在喝咖啡,但目光确实地投在了Doctor身上。 

这回没有收回话题的可能了。

 “今天是地球的一个节日。”Doctor继续他的发言,想着Master可能下一秒会把杯子丢到他脸上。

 “嘘,嘘,嘘——完全不感兴趣。闭嘴。” 跟Doctor预计的一样Master迅速收回了他宝贵的注意力。但是有时候意识到某件事的不可行性反而会激起Doctor的反抗情绪。 

“圣瓦伦丁日!有很多版本的来源说法。实际上Hmm……带点悲剧性,不过那不是重点。总体是在宗教压力下成全爱与和平的故事。所以是地球的情人节。总体上浪漫美好。维多利亚她们那时候有点迷信,不过种花这部分还是挺美好的。但是把袜子穿反就有点过了……。” 

离开餐桌的Master在端着杯子路过Doctor身边的时候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干茶包堵住了那些让他耳朵不得清净的的噪音来源。

 Well,至少没有丢杯子。Doctor一边龇牙咧嘴地把苦得要命的茶包吐出来一边这样乐观的想着。

情人节.上午 

Master坐在实验室里低头摆弄着一堆零件而Doctor在旁边监工。并不是说Master的工作效率低下或者什么的,只是Doctor不想他又造出什么到处乱飞的杀人机器或者是能把他变成皱巴巴的干果一样的老头的起子。

 “你这里应该……” 

Doctor习惯性的想点评几句,但看着Master娴熟的操作又无从开口。尴尬之下早上未能进行下去的话题又窜进了Doctor的大脑。

 “我觉得你在这里应该搞一些装饰。比如说r=a(1-sinθ)的图像怎么样?”Doctor说完以后自己也觉得滑稽,因此Master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他傻笑的脸。 

“你看就是这样的。”Doctor迅速收敛了表情拽过实验室一边的显示屏把那个图形画给他看。

 “Not funny”Master看都没看那个可怜的图像一眼,在露出个嘲讽而夸张的不开心脸后他又投入了手上的工作。实际上倒不是说Master对科研有什么浓厚的兴趣,他只是乐于扫Doctor的兴。

 果然, Doctor像是一只沮丧而垂下尾巴的犬类一样安静了下来。

Master用余光扫了Doctor一眼,他正垂着头看着一桌面零碎的部件发愣,时不时拿出他那发出刺耳噪音的起子没头没脑的按那么几下。 没什么好关注的,Master怀揣着胜利的喜悦真的投入到了手上的工作。

 “哈!” 

Doctor一惊一乍的声音让Master从精细的电路组装中分了神。

 “如果把这个整流器去掉换成这个新的,那么这个老古董就可以完美的运行了!”Doctor手里抓着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体积不大的机器人上下晃动。然后他不顾Master近乎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眼神十分自然地从Master手里抢走了那个部件用起子装上。 

身着老旧绅士装扮的人型机器在发出一串带着爆破音的脆响后开始了不知多少年后的重新运作。它笨拙而缓慢地走到工作台的中间位置,单侧膝盖处的轮轴弯转直至接触到工作台面。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Nothing gonna change my……” 

“Brilliant! 有时候地球出产的东西质量也还说得过去。哦对了,通常地球人喜欢演奏这种煽情性质的音乐来求婚。尤其是在情人节……” 

Doctor的声音和这个好不容易“复活”的机器人因内部结构年久失修而导致走音的歌声构成了Master九百多年来听到的最可怕的二重奏。Master拿起放在一边的小型焊枪先解决了那个由螺丝齿轮组成的声源,接着他在那个跟自己有着类似结构的时间领主开始抱怨前戴上了隔音耳罩。

 “Oops,Doctor,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 

Master对着面前满脸愤怒地表演“”哑剧“”的Doctor露出了一个充满诚意的夸张愉快笑脸。

“See?Funny is like this.”

VORTEX杂志第二期概念图+调查。


如果对第二期感兴趣可以点一个热度或者留言。如果热度(或转发量)达到100,街上要饭的文编和图编会抽出5名读者随机赠送印刷的一二期实体刊物。10名读者赠送图编诚意制作明信片。5名读者点梗写文或作图(虽然可能都渣)。

第一期链接走这里:http://rhysmaster.lofter.com/post/1d743b31_e3bbdde




随手转发支持,拯救VORTEX杂志

好人一生平安



12与猫头鹰 part 1(依旧脑力笔力不足带来的ooc有,慎)

2月14号是地球所谓的情人节。但对于Doctor来说,毫无意义.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女伴还是个young lady. Well,虽然可能这个星球上大部分的雌性生物都不会比他年长。但是介于那个圆脸短腿的姑娘是属于他的incredible girl,学着浪漫点制造一个惊喜对Doctor来说并没有坏处。只不过他不想承认这是浪漫。 

因此Doctor在思考了一个早晨以后决定了Valentine’s Special的目的地坐标。他拉下控制杆将TARDIS停在了Clara家里。 

“Heart of forest!Clara!”Doctor的兴致很高以至于他近乎迫不及待地推开了TARDIS的门。 

喔,天知道每次他都多舍不得离开他的TARDIS老姑娘。 

不过这次不同,如过他们动作够快,他们或许还可以回来享受一次烛光晚宴。虽然这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但Doctor不会让Clara感到无聊的。 

“Doctor?!” 

Clara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想象的友好或者激动。可能是他打扰了Clara睡懒觉?Doctor这样想到。但他自信接下来的惊喜旅程会让Clara清醒。 

“Doctor,你在这干嘛?”Clara对于Doctor的到访感到有些恼怒。虽然这不怪Doctor。只是今天的她不适合听到一场听上去足够精彩的冒险。 

“Clara你没听清?The heart of forest.想去看看吗?”Doctor侧过身子以便Clara进入TARDIS。 

Clara的表情开始变得纠结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Doctor的有点希望自己预感不会成真。 

“Clara,The heart of forest!”Doctor说服自己Clara只是没听清他说话。于是他提高音量重新说了一遍。  

“抱歉Doctor……” 

Clara试图尽可能温和委婉的拒绝Doctor的邀请。但是Doctor打断了她。 

“That’s the heart of forest!” 

Clara八成是没听清,否则他不会拒绝自己的。Doctor这么劝说自己。说不定刚才的抱歉也不是拒绝,说不定是因为她画的妆不够漂亮。噢!Clara化妆了,精心的打扮,还有漂亮的礼服裙。她今天看上去挺美,考虑到她是个人类。 

“我打赌你会喜欢……” 

“Doctor!我不能去,我今天有个约会!”Clara没忍住提高了音量。 

“据说他……”Doctor发现自己在地球上对地球女孩说的话也存在惯性。在他皱起自己该死的眉毛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收起自己欢快的语气。他感觉自己的舌头可能是别的什么物种伪装的并且彻底罢工了。 

“我很抱歉,Doctor。”Doctor脸上突然僵硬的表情让Clara觉得自己像是个抢走棒棒糖惹哭小孩的坏人。于是她给了Doctor一个拥抱作为安慰。 

“well……have a good time Clara.”Doctor确认他还是不习惯拥抱,以至于他觉得这个拥抱令他不太开心。 

现在Doctor承认这一切的确有点伤害他的感情。当然只是在心里承认了那么一小下。这是因为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拉下TARDIS的控制杆开始了独自一人的Valentine’s special旅行。 

噢!得了吧Doctor,你早该想到的。这可是情人节。Clara当然要去约会了。而且显然会是跟那个PE teacher。不过但愿他临走的时候没忘了讽刺一下…不,还是希望他没有,否则下次见面时他又会不知道Clara的怒火从从何而来。 

Doctor懊恼的瞪着TARDIS显示屏上反射出的自己的脸。看那皱在一起的眉毛!他至今都想不起这张脸从哪里来的。Stupit!Stupit!Stupit!他又开始讨厌自己了。  

TARDIS停止了嗡鸣,显然老姑娘已经将Doctor送到了目的地。 

“好吧,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地方。”Doctor对眼下唯一的旅伴TARDIS说,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树枝,绿色,清新的风。森林? 

噢才不!全是灌木。 

Doctor觉得老姑娘又任性了。这绝不是他应该降落的地方。在灌木丛里寻找The heart of forest?就连Clara的PE teacher 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Doctor觉得哪儿都无所谓了。干脆在这个地方走一走,改天再带Clara找The heart of forest。 

他踢开一块石头,又踢开一截木头枝,然后踢开一堆叶子。 

无聊,这一切都太无聊了。  

显然灌木并不能治愈Doctor,即使玫瑰在其中热情的开着,高点的地方法国冬青开着点白色的花,还有一切奇怪的灌木结着紫色的果子……看上去有点像橘子? 

Doctor将手伸向这个全是灌木的星球上结的奇怪果实。他想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可以榨成甜美的果汁,或者治好圆脸的地球女孩喜欢PE teacher 的毛病。 

“嗷!” 

Doctor感觉自己的手被类树枝之类的狠狠敲了一下。他缩回自己的手查看了一下。很好,没有损伤,只是有一个红印。 

这很奇怪。Doctor用疑惑的眼神盯着那片灌木丛。他并没有发现刚才伤害到他的树枝。实际上,每一根树枝都安静的呆在他们该在的地方。没有风,他们一动不动。 

Doctor再次把手伸向那个果子。他跟那些植物较上了劲。 

“嗷!”他的手再次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树枝依然没有移动。 

再次伸出手…… 

好吧,这次Doctor习惯了疼痛。 

但是Doctor确信他听到了灌木里面发出了一点细碎的响声,他捡起之前踢开的那根还算结实的树枝转身猛地以击剑的姿态挑开了灌木丛。
一个灰白色的影子闪过,Doctor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就感到自己的鼻梁重量突然增加了。有双向当锋利的爪子抓住了他的鼻梁,八成已经抓破了皮肤。  

“嘿,我没什么恶意!”Doctor向上翻着眼睛,努力想看到袭击者的样子。 

然后他看见的是紧皱着的眉毛下的蓝灰色眼睛正不怀好意的瞪着他。  

“Owl?”

“Owl?”Doctor保持着上翻眼睛的状态盯着这个降落在他鼻梁上的——家伙。  

Incredible! 

这是Doctor在和他对视几秒之后唯一的想法。
在这只猫头鹰(well,虽然有一点不确定,但姑且称他为猫头鹰)的眼里,Doctor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像。就像是照镜子一样。  

看看他的表情。噢,眉毛又是皱着的,这意味着自己现在很愤怒? 

哦不,并不是这样。他的眼神显得对什么事情感到饶有兴致。 

但是这个满是灌木的愚蠢的地方有什么能吸引这个世界上硕果仅存的时间领主的兴趣呢? 

对了!对了!就是这只被他当作镜子的瞪着他的猫头鹰。 

在Doctor想这些的时候,猫头鹰也没闲着。即使他站在Doctor的鼻梁上拒绝离开。 

猫头鹰的瞪视出于对入侵者的敌意,没有任何一只猫头鹰会喜欢试图抢走自己食物未遂还用树枝攻击自己的家伙。 

猫头鹰十分的不爽。 

猫头鹰瞪着这个入侵者。如果他敢再动一下他就会啄瞎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可是这个入侵者的行为却令他感到十分疑惑。

这个入侵者正在用各式各样他所不能理解的复杂的眼神与他对视。 

作为一只猫头鹰他不确定这是否是异族示威的一种方式。于是他片刻不敢松懈地盯着入侵者。 

“好吧,好吧!各退一步。先从我的鼻子上下去?”Doctor决定先试着跟目前占据他整个视野的唯一活物互动。 

猫头鹰似乎没听懂他的话,也说不定是根本不想搭理他。Doctor看到他只是抖了抖他灰白色的羽毛活动活动,然后接着瞪视着他。 

可实际上猫头鹰听到了Doctor说的话,但对于猫头鹰来说,这像个异族的骗局。 

无论你说什么都休想拿走我的食物,占领我的领地。休想!休想!这是猫头鹰唯一的想法。

于是猫头鹰用更加凶狠的眼光瞪视着Doctor。

“听着。你这样站在这里没什么好处。我的鼻子上没有空间来给你移动。如果你不想站到浑身僵硬最好还是下来。”Doctor觉得猫头鹰或许和Clara一样没有听清自己的要求,或者也是一样任性。问题是那是猫头鹰,不是Clara。他完全不能容忍被一只陌生的猫头鹰挑战。

Doctor注意到猫头鹰眼中所映射出的自己的表情变得有点凶神恶煞。并且他还发现猫头鹰的表情也没友善到哪里去。

这究竟是这只灌木星球上类猫头鹰生物对他的模仿还是真正的情绪? 

Doctor突然意识到跟站在他鼻梁上的家伙玩玩是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吸引这只顾着瞪着他的猫头鹰的注意。 

“好吧,听着。让我们不要显得那么野蛮。我先做个自我介绍。”Doctor试图开始一段Clara会称之为“更友好”的交流。“I am Doctor.” 

猫头鹰认识到这个入侵者正在试图和他交流,但Doctor这个名词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含义。因此他自作主张的把这个词当作这个入侵者的名字。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和入侵者之间没有沟通障碍的事情毫无疑惑。 

不过猫头鹰还是不想说话,因为他可没有一个词语可以用来当自己的名字。这只猫头鹰在这待了很多年,没有什么其他生物说他需要一个名字。事实上这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生物。并且无论是灌木、玫瑰花还是那些果子都不会做什么“自我介绍”来让他感到尴尬。即使猫头鹰把眼前的所有罪过都推到了这个入侵者身上,但他依然认为没有名字作所谓的“自我介绍”是很丢脸的。 

猫头鹰保持着沉默。 

Doctor看到依然停在他鼻梁上的猫头鹰看起来仿佛很困惑。好吧,或许全是灌木星球上的猫头鹰语他并不会说,老姑娘也没法翻译。这有点棘手,即使是Doctor也没办法和语言不通的生物交流。 

Doctor觉得他今天犯傻的频率有些高的失控。他先是试图邀请不是他女友的Clara和他一起进行Valentine’s special旅行,然后又在一个满是灌木的未知星球上对一只疑似猫头鹰的迷之生物做自我介绍。 

Doctor想干脆趁着四周没有人而絮絮叨叨的抱怨。 

不管今天是不是情人节,Clara是不是在和PEteacher约会,TARDIS老姑娘是不是又闹别扭了,是不是有一只猫头鹰站在自己鼻子上,自己现在是不是显得像个白痴,Doctor都只想抱怨。 

这绝对是Doctor过得最糟糕的日子之一。 

猫头鹰觉得有点诡异,十分诡异,这个叫做Doctor的入侵者开始自言自语并露出了一种真正的焦躁的眼神。这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说不定这个Doctor发疯了,就像是他没法把果子从树枝上拽下来的时候一样。 

为了安全,猫头鹰从Doctor的鼻梁上飞了下来。他落到了刚才的灌木上紧盯着Doctor的动作随时准备保护自己的领地。 

Doctor并不在乎这只猫头鹰的动作,虽然这的确给他的鼻梁减轻了压力。他还是只想好好抱怨一场,即使灌木林里没有树洞。 

Doctor抬手揉揉鼻子然后开始对着这只猫头鹰连比划带说,以此倾诉最近发生的一切很糟糕的事情……包括他重生后变得和这只猫头鹰长得很像的眉眼。  

猫头鹰起初处于防备的心态仔细听着并关注Doctor的每个动作。不过很快他就失去了耐心。他希望这个Doctor能安静点,可是对方看上去并没有适时停下的自觉。 

猫头鹰认为他得做点什么吸引这个Doctor的注意力并试探着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Doctor?” 

Doctor觉得自己的脑子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他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what?” 

终于,Doctor停止了抱怨。

————tbc————

同样也是整理出来的15年脑洞。后续发展现在有了新思路。各种ooc和bug都有。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