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失色

印度人免费星日报主编兼记者
音乐剧中毒严重
是个很会剪偶像剧的剪刀手
是个墙头很多的痴汉
小破特别碰我教子
Doctor一定是个钙
你们爱喜欢不喜欢:(

上一句是假的
求你们了:(

HI MISS TWELFTH Part 1【翻出两年前试写的丧病作,长篇

Part 1 Hi Miss Twelfth

又是一个美好的清晨,Doctor从睡眠中清醒过来。

一觉起来,现世安稳,心情舒畅。Doctor抬手揉了把眼睛。

哦……手又被眉骨硌到了。好吧,这是他重生以后最无法习惯的事情之一。该死的眉毛。

不过这点小事并没有过多影响Doctor的心情。

Doctor把自己的Tardis印花睡衣脱掉。

对了,这是Doctor最无法习惯的事情中的另一件。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任性的Tardis姑娘——可能是出于保留自己在Doctor心目中独一无二的地位的目的而把Doctor所有可以穿着享受舒适睡眠的衣物都丢到了某个他找不到的角落(可能是宇宙哪个角落)并留下了一堆这种睡衣。

天知道这件大号童装一般的衣服在Doctor心目中和他重生后在维多利亚小分队那里被套上的娘炮的还不得不穿着满大街乱跑的破布片基本是一个等级的。

然而即使如此,这件事也并没有过多影响Doctor的心情。

Doctor准备赶紧脱掉童装换上那件大人的白衬衫。然后看看今天能不能想到可以给他和Clara找点什么乐子的地方。

Doctor的皮肤略显苍老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大脑的指挥下利索的解开睡衣的扣子。他肤色苍白的胸膛逐渐裸露在空气中。

等等?Doctor解扣子的动作突然僵住了。

这不对!很不对!绝对绝对不对!硕果仅存的时间领主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胸膛不正常的凸起然后颤抖着双手覆了上去。

没错,不正常!太软了!

错!很错!完全错了!

Doctor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发丝落在脖子上感觉有几分扎人。

Doctor感觉头痛的要命。

他揪起一缕搭在了锁骨附近的头发。对,它们,那些该死的银白色的头发竟然不经他这个主人的允许就像是杂草一样疯狂的生长到了及肩的长度。

现在,可怜的Doctor绝不希望被任何人看到。

当然,没人想在露着比平时凸出的胸,披着变长的乱糟糟的头发,敞怀穿着Tardis印花的大号童装睡衣,一脸惊慌疯疯癫癫的在时空飞船里找镜子的时候被人看到。

“哦不……”

Doctor终于在一堆圆形的装饰品里看到了镜子和镜中的自己。他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从他嗓子里蹦出的女声吓得他全身一哆嗦。他急忙用双手掐住脖子,防止更多奇怪的声音从喉咙里冒出。

2000多岁的时间领主从未想象过自己这样主动照镜子的情景。更没想象过自己变成一位female的情景——即便是在看到Missy之后也没有想过。

看来世事难料的程度远超过了Doctor的理解。

Doctor怔怔地看看镜子里这具身体。一堆杂乱的银白色长发下有着优雅弧度的脖子(哦,他把手放下来了),突出的的锁骨微微突出,加上显然属于female的微微隆起的胸部……

到这里Doctor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脸明显的变红了。他的脖子折出了一个奇怪的角度。这是他的意志和身体产生的分歧。

Doctor两千年来作为male的意志驱使他不要再看了,因为那简直和耍流氓一样。而思维对这具女性身体的好奇似乎却坚持要逼他瞧下去。

Doctor扭了扭脖子以防它脱臼,并在脑子里过了几遍黑洞理论和Tardis的操作说明安抚了一下自己的意志以便有勇气接着往下移动视线。

Doctor看着那显然纤细了好几倍的腰肢,和多出来的身体曲线,还有好像显得更长更细了的腿。不过至于腿有没有真的变长……原谅这位时间领主,他真的没有勇气脱下睡裤检查了。

Doctor结束了身体检查,抬头平视镜子仔细打量起了这张脸。

本来有些苍白的皮肤此时因窘迫和一丝莫名的羞恼而变得粉红。眉毛……谢天谢地眉毛没什么大变化,还是挑的那么高。

Doctor竟然为自己曾经厌弃的眉毛坚持着没有发生变化而从心底感到欣慰。

Doctor盯着镜子瞪视着镜中自己就是像做了整容手术一样开了眼角变得更长更大的眼睛,镜子仔细看简直还有了几分水汪汪的意思。鼻子多出了几分独属于女性的精致(至少鼻梁不像俄罗斯开山刀背那样又高又窄了)。嘴嘛,也令人欣慰的没什么大变化。

Doctor已经开始错乱的神经竟让他感到开心,毕竟看起来是年轻一些了。

Tardis突然自主开始运行,剧烈的晃动成功救思维差点要陷入女性化漩涡的Doctor于水火。

“嘿!老姑娘你要带我去哪儿?”Doctor在颠簸中晃荡到操作台旁边。

比起再次听到自己嗓子中发出磁性而喑哑又极富张力的女声,Tardis所显示的目的地坐标真正让Doctor吓出了一身冷汗。

Clara家?!

看来Tardis姑娘走的过于顺腿了——如果她有腿的话。

“NO!NO,NO,NO!STOP!”Doctor迅速的按下一堆按钮希望强行改变目的地。

可怜的Miss Twelfth这回是真的真的

不想被任何人看见了。准确来说,任何生物。尤其特别来说,Clara。

Doctor觉得现在这种情况下见到Clara绝对会让他留下心理阴影,而且绝对是比小时候在仓库里被床下冰凉的手抓住脚腕还要深刻的心理阴影。

“STOP!”Doctor近乎绝望地疯狂拍打着控制台上的按钮。但Tardis固执地向她认定的目标驶去。

Doctor自暴自弃的狠狠砸了控制台一下,算是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小姑娘。他有些颓然地想:这就是作为你的种族最后一人的好处。你不但不知道怎么处理你的性别问题和怎么修理不听话的Tardis,你还找不到人请教。

而Doctor现在最怕见的人正在享受周末早晨难得的宁静时光,她给自己煮了一壶咖啡来开始精神充沛的一天。

散发着热气与咖啡豆浓香的液体倒进精致的瓷杯。Clara扔了块方糖进去,用茶匙搅了一下,带起棕色的漩涡。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嗯,醇香的咖啡和蒸腾的一丝水汽让她的神经都放松了下来。

但是Clara注定不安于这种平静的气氛。她很快开始想念那个给她买了几次咖啡的苏格兰口音的家伙了。当然,还有那些不可思议的冒险经历。她开始期待Doctor今天会不会来。

这个世界有时就是这么充满了巧合。

正在Clara那样想的时候,她听见了那奇妙的声音,看到了那神秘的蓝光。

Tardis嗡鸣着降落在Clara的家里。

Clara兴冲冲的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噢,在此之前她还心情颇好地找出另一个瓷杯倒了咖啡准备与Doctor分享。

与此同时,Doctor几乎被Tardis降落在Clara家时的震颤晃掉了所有的思维。他像只瞎了眼而找不到目的地乱扑腾的老猫头鹰一样在Tardis里四处乱窜寻找躲避的地方。毕竟他现在这种状态实在无法见人。无论是穿的衣服,还是身材。

Doctor清晰地听见Clara呼唤他的声音由远及近。可这次他可无法绅士地替她拉开Tardis的门把她让进来。更何况他现在从性别上来说,需要别人替他拉开门。

到底躲在哪里好?!

“Doctor?!”万幸,万幸。Clara推门的一瞬间,Doctor一头扎进了衣柜。

“Doctor?”Clara小心翼翼地踏入Tardis。显然今天很不对劲。Tardis降落在家里,但Doctor却不知所踪。

Doctor缩在衣柜里,迅速地脱掉自己的睡衣裤开始换衣服。他只能指望着多穿上一件就减少一分尴尬。虽然不太可能。

在成功脱下Tardis印花的睡衣换上自己的白衬衣后。Doctor想到脱裤子以后自己会受到的刺激……他决定挑战闭着眼迅速把裤子套上。这一高难度的项目。

挑战者Doctor的动作进行的很顺利。只可惜在他套上裤腿的时候不慎踹到了衣柜的另一面,发出一声巨响,挑战失败。真是遗憾。

完蛋了。Doctor凭着最后一丝没有断裂的神经穿好裤子后缓缓抬起双手掩住脸。

Clara听到“砰——”的一声,她赶紧跑到声源处。她多少有些忧心Doctor是否出了什么危险。

于是她猛地拉开柜门。

Doctor本来正以一种微妙的平衡状态蜷缩在衣柜里。Clara鲁莽的动作瞬间破坏了这种可爱的微妙的平衡。因此,Doctor以一种更加微妙的姿态从衣柜里摔了出来。

……

“……Clara”

漫长的尴尬的沉默后,Doctor爬起来以一种只能形容为“扭扭捏捏”地态度开口了。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不开口还好。这一句话就将本以为自己已经见识足够广的Clara的世界观彻底刷新了。

“D……Doctor?”Clara手一松,可怜的瓷杯就在Tardis的地板上摔了个粉身碎骨。而Clara脸上则是堪比被一群Dalek包围一般的惊悚表情。

Doctor确定,他的心情现在彻底受到了影响,很大的影响。

tbc


15年年初时候的脑洞又翻了出来。当是预计后期会加入9R已经各种。现在看来蛮有意思,挖出来存着准备继续写。

评论(9)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