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失色

印度人免费星日报主编兼记者
音乐剧中毒严重
是个很会剪偶像剧的剪刀手
是个墙头很多的痴汉
小破特别碰我教子
Doctor一定是个钙
你们爱喜欢不喜欢:(

上一句是假的
求你们了:(

12与猫头鹰 part 1(依旧脑力笔力不足带来的ooc有,慎)

2月14号是地球所谓的情人节。但对于Doctor来说,毫无意义.但是考虑到自己的女伴还是个young lady. Well,虽然可能这个星球上大部分的雌性生物都不会比他年长。但是介于那个圆脸短腿的姑娘是属于他的incredible girl,学着浪漫点制造一个惊喜对Doctor来说并没有坏处。只不过他不想承认这是浪漫。 

因此Doctor在思考了一个早晨以后决定了Valentine’s Special的目的地坐标。他拉下控制杆将TARDIS停在了Clara家里。 

“Heart of forest!Clara!”Doctor的兴致很高以至于他近乎迫不及待地推开了TARDIS的门。 

喔,天知道每次他都多舍不得离开他的TARDIS老姑娘。 

不过这次不同,如过他们动作够快,他们或许还可以回来享受一次烛光晚宴。虽然这对他来说也毫无意义。但Doctor不会让Clara感到无聊的。 

“Doctor?!” 

Clara的声音听起来没有想象的友好或者激动。可能是他打扰了Clara睡懒觉?Doctor这样想到。但他自信接下来的惊喜旅程会让Clara清醒。 

“Doctor,你在这干嘛?”Clara对于Doctor的到访感到有些恼怒。虽然这不怪Doctor。只是今天的她不适合听到一场听上去足够精彩的冒险。 

“Clara你没听清?The heart of forest.想去看看吗?”Doctor侧过身子以便Clara进入TARDIS。 

Clara的表情开始变得纠结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Doctor的有点希望自己预感不会成真。 

“Clara,The heart of forest!”Doctor说服自己Clara只是没听清他说话。于是他提高音量重新说了一遍。  

“抱歉Doctor……” 

Clara试图尽可能温和委婉的拒绝Doctor的邀请。但是Doctor打断了她。 

“That’s the heart of forest!” 

Clara八成是没听清,否则他不会拒绝自己的。Doctor这么劝说自己。说不定刚才的抱歉也不是拒绝,说不定是因为她画的妆不够漂亮。噢!Clara化妆了,精心的打扮,还有漂亮的礼服裙。她今天看上去挺美,考虑到她是个人类。 

“我打赌你会喜欢……” 

“Doctor!我不能去,我今天有个约会!”Clara没忍住提高了音量。 

“据说他……”Doctor发现自己在地球上对地球女孩说的话也存在惯性。在他皱起自己该死的眉毛之后,他还没来得及收起自己欢快的语气。他感觉自己的舌头可能是别的什么物种伪装的并且彻底罢工了。 

“我很抱歉,Doctor。”Doctor脸上突然僵硬的表情让Clara觉得自己像是个抢走棒棒糖惹哭小孩的坏人。于是她给了Doctor一个拥抱作为安慰。 

“well……have a good time Clara.”Doctor确认他还是不习惯拥抱,以至于他觉得这个拥抱令他不太开心。 

现在Doctor承认这一切的确有点伤害他的感情。当然只是在心里承认了那么一小下。这是因为他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拉下TARDIS的控制杆开始了独自一人的Valentine’s special旅行。 

噢!得了吧Doctor,你早该想到的。这可是情人节。Clara当然要去约会了。而且显然会是跟那个PE teacher。不过但愿他临走的时候没忘了讽刺一下…不,还是希望他没有,否则下次见面时他又会不知道Clara的怒火从从何而来。 

Doctor懊恼的瞪着TARDIS显示屏上反射出的自己的脸。看那皱在一起的眉毛!他至今都想不起这张脸从哪里来的。Stupit!Stupit!Stupit!他又开始讨厌自己了。  

TARDIS停止了嗡鸣,显然老姑娘已经将Doctor送到了目的地。 

“好吧,让我们看看这是什么地方。”Doctor对眼下唯一的旅伴TARDIS说,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树枝,绿色,清新的风。森林? 

噢才不!全是灌木。 

Doctor觉得老姑娘又任性了。这绝不是他应该降落的地方。在灌木丛里寻找The heart of forest?就连Clara的PE teacher 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Doctor觉得哪儿都无所谓了。干脆在这个地方走一走,改天再带Clara找The heart of forest。 

他踢开一块石头,又踢开一截木头枝,然后踢开一堆叶子。 

无聊,这一切都太无聊了。  

显然灌木并不能治愈Doctor,即使玫瑰在其中热情的开着,高点的地方法国冬青开着点白色的花,还有一切奇怪的灌木结着紫色的果子……看上去有点像橘子? 

Doctor将手伸向这个全是灌木的星球上结的奇怪果实。他想带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说不定可以榨成甜美的果汁,或者治好圆脸的地球女孩喜欢PE teacher 的毛病。 

“嗷!” 

Doctor感觉自己的手被类树枝之类的狠狠敲了一下。他缩回自己的手查看了一下。很好,没有损伤,只是有一个红印。 

这很奇怪。Doctor用疑惑的眼神盯着那片灌木丛。他并没有发现刚才伤害到他的树枝。实际上,每一根树枝都安静的呆在他们该在的地方。没有风,他们一动不动。 

Doctor再次把手伸向那个果子。他跟那些植物较上了劲。 

“嗷!”他的手再次被狠狠的敲了一下。 

树枝依然没有移动。 

再次伸出手…… 

好吧,这次Doctor习惯了疼痛。 

但是Doctor确信他听到了灌木里面发出了一点细碎的响声,他捡起之前踢开的那根还算结实的树枝转身猛地以击剑的姿态挑开了灌木丛。
一个灰白色的影子闪过,Doctor还没来得及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就感到自己的鼻梁重量突然增加了。有双向当锋利的爪子抓住了他的鼻梁,八成已经抓破了皮肤。  

“嘿,我没什么恶意!”Doctor向上翻着眼睛,努力想看到袭击者的样子。 

然后他看见的是紧皱着的眉毛下的蓝灰色眼睛正不怀好意的瞪着他。  

“Owl?”

“Owl?”Doctor保持着上翻眼睛的状态盯着这个降落在他鼻梁上的——家伙。  

Incredible! 

这是Doctor在和他对视几秒之后唯一的想法。
在这只猫头鹰(well,虽然有一点不确定,但姑且称他为猫头鹰)的眼里,Doctor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影像。就像是照镜子一样。  

看看他的表情。噢,眉毛又是皱着的,这意味着自己现在很愤怒? 

哦不,并不是这样。他的眼神显得对什么事情感到饶有兴致。 

但是这个满是灌木的愚蠢的地方有什么能吸引这个世界上硕果仅存的时间领主的兴趣呢? 

对了!对了!就是这只被他当作镜子的瞪着他的猫头鹰。 

在Doctor想这些的时候,猫头鹰也没闲着。即使他站在Doctor的鼻梁上拒绝离开。 

猫头鹰的瞪视出于对入侵者的敌意,没有任何一只猫头鹰会喜欢试图抢走自己食物未遂还用树枝攻击自己的家伙。 

猫头鹰十分的不爽。 

猫头鹰瞪着这个入侵者。如果他敢再动一下他就会啄瞎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可是这个入侵者的行为却令他感到十分疑惑。

这个入侵者正在用各式各样他所不能理解的复杂的眼神与他对视。 

作为一只猫头鹰他不确定这是否是异族示威的一种方式。于是他片刻不敢松懈地盯着入侵者。 

“好吧,好吧!各退一步。先从我的鼻子上下去?”Doctor决定先试着跟目前占据他整个视野的唯一活物互动。 

猫头鹰似乎没听懂他的话,也说不定是根本不想搭理他。Doctor看到他只是抖了抖他灰白色的羽毛活动活动,然后接着瞪视着他。 

可实际上猫头鹰听到了Doctor说的话,但对于猫头鹰来说,这像个异族的骗局。 

无论你说什么都休想拿走我的食物,占领我的领地。休想!休想!这是猫头鹰唯一的想法。

于是猫头鹰用更加凶狠的眼光瞪视着Doctor。

“听着。你这样站在这里没什么好处。我的鼻子上没有空间来给你移动。如果你不想站到浑身僵硬最好还是下来。”Doctor觉得猫头鹰或许和Clara一样没有听清自己的要求,或者也是一样任性。问题是那是猫头鹰,不是Clara。他完全不能容忍被一只陌生的猫头鹰挑战。

Doctor注意到猫头鹰眼中所映射出的自己的表情变得有点凶神恶煞。并且他还发现猫头鹰的表情也没友善到哪里去。

这究竟是这只灌木星球上类猫头鹰生物对他的模仿还是真正的情绪? 

Doctor突然意识到跟站在他鼻梁上的家伙玩玩是个打发时间的好方法。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吸引这只顾着瞪着他的猫头鹰的注意。 

“好吧,听着。让我们不要显得那么野蛮。我先做个自我介绍。”Doctor试图开始一段Clara会称之为“更友好”的交流。“I am Doctor.” 

猫头鹰认识到这个入侵者正在试图和他交流,但Doctor这个名词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含义。因此他自作主张的把这个词当作这个入侵者的名字。从一开始他就对自己和入侵者之间没有沟通障碍的事情毫无疑惑。 

不过猫头鹰还是不想说话,因为他可没有一个词语可以用来当自己的名字。这只猫头鹰在这待了很多年,没有什么其他生物说他需要一个名字。事实上这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生物。并且无论是灌木、玫瑰花还是那些果子都不会做什么“自我介绍”来让他感到尴尬。即使猫头鹰把眼前的所有罪过都推到了这个入侵者身上,但他依然认为没有名字作所谓的“自我介绍”是很丢脸的。 

猫头鹰保持着沉默。 

Doctor看到依然停在他鼻梁上的猫头鹰看起来仿佛很困惑。好吧,或许全是灌木星球上的猫头鹰语他并不会说,老姑娘也没法翻译。这有点棘手,即使是Doctor也没办法和语言不通的生物交流。 

Doctor觉得他今天犯傻的频率有些高的失控。他先是试图邀请不是他女友的Clara和他一起进行Valentine’s special旅行,然后又在一个满是灌木的未知星球上对一只疑似猫头鹰的迷之生物做自我介绍。 

Doctor想干脆趁着四周没有人而絮絮叨叨的抱怨。 

不管今天是不是情人节,Clara是不是在和PEteacher约会,TARDIS老姑娘是不是又闹别扭了,是不是有一只猫头鹰站在自己鼻子上,自己现在是不是显得像个白痴,Doctor都只想抱怨。 

这绝对是Doctor过得最糟糕的日子之一。 

猫头鹰觉得有点诡异,十分诡异,这个叫做Doctor的入侵者开始自言自语并露出了一种真正的焦躁的眼神。这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信号。说不定这个Doctor发疯了,就像是他没法把果子从树枝上拽下来的时候一样。 

为了安全,猫头鹰从Doctor的鼻梁上飞了下来。他落到了刚才的灌木上紧盯着Doctor的动作随时准备保护自己的领地。 

Doctor并不在乎这只猫头鹰的动作,虽然这的确给他的鼻梁减轻了压力。他还是只想好好抱怨一场,即使灌木林里没有树洞。 

Doctor抬手揉揉鼻子然后开始对着这只猫头鹰连比划带说,以此倾诉最近发生的一切很糟糕的事情……包括他重生后变得和这只猫头鹰长得很像的眉眼。  

猫头鹰起初处于防备的心态仔细听着并关注Doctor的每个动作。不过很快他就失去了耐心。他希望这个Doctor能安静点,可是对方看上去并没有适时停下的自觉。 

猫头鹰认为他得做点什么吸引这个Doctor的注意力并试探着开口叫了他的名字。 

“……Doctor?” 

Doctor觉得自己的脑子肯定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他过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what?” 

终于,Doctor停止了抱怨。

————tbc————

同样也是整理出来的15年脑洞。后续发展现在有了新思路。各种ooc和bug都有。望见谅。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