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惊失色

印度人免费星日报主编兼记者
音乐剧中毒严重
是个很会剪偶像剧的剪刀手
是个墙头很多的痴汉
小破特别碰我教子
Doctor一定是个钙
你们爱喜欢不喜欢:(

上一句是假的
求你们了:(

#刀马刀#情人节. 上篇(依旧来自个人的ooc有,慎)

情人节.早晨 

清晨,Doctor在TARDIS的嗡鸣中醒来。他抽了抽鼻子,空气中花香分子蹿进鼻腔。床头柜上老姑娘凭空“变出”的鲜花告诉他,情人节到了。跟往年和老姑娘相依为命,平和的度过一整天相比。今年情人节他的身边多了一个他自己也不知道说不说得上是同伴的人。

带着充分的教化他人的使命感和莫名的兴奋,Doctor迅速地穿戴洗漱完毕走出了房间。

 Master从没有规律的生活习惯,因此有时候他会彻夜不眠的窝在某个房间里看些什么,有时候也会蜷缩在某个角落睡上大半天。而这次,看起来可能是前者。Doctor看着坐在餐桌对面正对着一堆炒蛋和吐司一言不发地狼吞虎咽的Master眼里的血丝这样判断。

 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蹦进Doctor的脑海,他应该跟Master说明今天是一个特殊的节日。但接下来理智就将Doctor拽进了更深层次的思考。为什么想要告诉Master今天是情人节?那个更加冷酷无情的时间领主显然对地球的文化毫无兴趣。啊,是的,如果能让Master对地球文化感兴趣一些的话,说不定他会被改变一点。不,面对事实吧,那不可能做到。究竟为什么想要说这个? 

“你知道吗?”Doctor的嘴比他纠结的思维先行一步开启了话题。Master端着杯子在喝咖啡,但目光确实地投在了Doctor身上。 

这回没有收回话题的可能了。

 “今天是地球的一个节日。”Doctor继续他的发言,想着Master可能下一秒会把杯子丢到他脸上。

 “嘘,嘘,嘘——完全不感兴趣。闭嘴。” 跟Doctor预计的一样Master迅速收回了他宝贵的注意力。但是有时候意识到某件事的不可行性反而会激起Doctor的反抗情绪。 

“圣瓦伦丁日!有很多版本的来源说法。实际上Hmm……带点悲剧性,不过那不是重点。总体是在宗教压力下成全爱与和平的故事。所以是地球的情人节。总体上浪漫美好。维多利亚她们那时候有点迷信,不过种花这部分还是挺美好的。但是把袜子穿反就有点过了……。” 

离开餐桌的Master在端着杯子路过Doctor身边的时候顺手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干茶包堵住了那些让他耳朵不得清净的的噪音来源。

 Well,至少没有丢杯子。Doctor一边龇牙咧嘴地把苦得要命的茶包吐出来一边这样乐观的想着。

情人节.上午 

Master坐在实验室里低头摆弄着一堆零件而Doctor在旁边监工。并不是说Master的工作效率低下或者什么的,只是Doctor不想他又造出什么到处乱飞的杀人机器或者是能把他变成皱巴巴的干果一样的老头的起子。

 “你这里应该……” 

Doctor习惯性的想点评几句,但看着Master娴熟的操作又无从开口。尴尬之下早上未能进行下去的话题又窜进了Doctor的大脑。

 “我觉得你在这里应该搞一些装饰。比如说r=a(1-sinθ)的图像怎么样?”Doctor说完以后自己也觉得滑稽,因此Master一抬头看到的就是他傻笑的脸。 

“你看就是这样的。”Doctor迅速收敛了表情拽过实验室一边的显示屏把那个图形画给他看。

 “Not funny”Master看都没看那个可怜的图像一眼,在露出个嘲讽而夸张的不开心脸后他又投入了手上的工作。实际上倒不是说Master对科研有什么浓厚的兴趣,他只是乐于扫Doctor的兴。

 果然, Doctor像是一只沮丧而垂下尾巴的犬类一样安静了下来。

Master用余光扫了Doctor一眼,他正垂着头看着一桌面零碎的部件发愣,时不时拿出他那发出刺耳噪音的起子没头没脑的按那么几下。 没什么好关注的,Master怀揣着胜利的喜悦真的投入到了手上的工作。

 “哈!” 

Doctor一惊一乍的声音让Master从精细的电路组装中分了神。

 “如果把这个整流器去掉换成这个新的,那么这个老古董就可以完美的运行了!”Doctor手里抓着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体积不大的机器人上下晃动。然后他不顾Master近乎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眼神十分自然地从Master手里抢走了那个部件用起子装上。 

身着老旧绅士装扮的人型机器在发出一串带着爆破音的脆响后开始了不知多少年后的重新运作。它笨拙而缓慢地走到工作台的中间位置,单侧膝盖处的轮轴弯转直至接触到工作台面。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Nothing gonna change my……” 

“Brilliant! 有时候地球出产的东西质量也还说得过去。哦对了,通常地球人喜欢演奏这种煽情性质的音乐来求婚。尤其是在情人节……” 

Doctor的声音和这个好不容易“复活”的机器人因内部结构年久失修而导致走音的歌声构成了Master九百多年来听到的最可怕的二重奏。Master拿起放在一边的小型焊枪先解决了那个由螺丝齿轮组成的声源,接着他在那个跟自己有着类似结构的时间领主开始抱怨前戴上了隔音耳罩。

 “Oops,Doctor,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 

Master对着面前满脸愤怒地表演“”哑剧“”的Doctor露出了一个充满诚意的夸张愉快笑脸。

“See?Funny is like this.”

评论(3)

热度(19)